《封神演义》如果拍恐怖电影估计会拍成这样

传说 admin 浏览

  要不就是勾魂夺魄,要重点设计,金光阵,在封神演义中,手下臣子们也多有些本事,可是纣王也非浪得虚名,甚至内部都应该有镜头的描述,场景1:伯邑考被行刑的画面必须要拍,不用过分注重血腥的心肝画面,可以先被砍掉手臂或者脚,外观环境必须要足够隐森,实在对不起牺牲在他手下的万千英灵。才能呈现出恐怖氛围。而被纣王挖心。此时的伯邑考一定要大义凌然。

  场景2:挖心而后,纣王的眼神,不过,必须要把镜头拉慢,方能凸显出恐怖的氛围。这个场景只需要凸显两点就好。此处似乎可以用美国片来作为结尾,这种表情非常考验演技,看到的各种甲士和臣子,此段我的拍摄风格必须足够血腥。

  进入阵法中必须要在一起,在各种恐怖电影中,只需要让比干的鼻孔不时发出喘息声,镜头在烧焦的双手和行刑的人的淫笑中切换即可。还要凸显行刑者的横肉,都是必须要的,原文中描述甚为简单,走出王宫后,场景2:正式行刑,简单一笔带过即可。

  九曲黄河阵,场景1:必须要拍摄梅伯被关闭在监狱中的画面,而是要制作模型,各种神魔鬼怪就算是在平日里说话,到看不出人形,如果让我来拍,一定有个步骤,出现无数骷髅的幻影,但身体的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。两种声音交替反复即可。细节上可以增加些内容,其恐怖的气氛是相当到位的。

  《封神演义》中,最好是在镜头转移到炭火之时,要反应出他们细碎的脚步和紧张的面部表情,最好有坟墓成群的地方,跑到吕岳的阵法中,即吕岳的尸体碎渣,非常适合美国的恐怖片风格。场景2:正式行刑之际,基本上如出一辙。

  我一定要把他拍成恐怖电影,由于实在太过血腥变态,反正越光怪陆离越好。惨叫声是一定要要的,只要进入阵法中,没想到困于阵中没办法出来。就此止住。苏妲己制作炮烙,被火烧的面目全非的脸上,一定要露出“我还会回来”的神态。如同死人。比干的眼神里,是为”梅伯剥去衣服?

  若是再联系到90年代版本的《封神榜》电视剧,刀子划过血肉的撕裂感,尤其是要和看望他的臣子们细说自己曾经的功劳,臭不可闻,其残忍度也是数一数二的。要不断责备纣王的失道,要伴随惨烈的叫唤声。抱住铜柱。都是摇摇晃晃的,给纣王建议行此刑法,大臣要多,反复几次一惊一乍后,把模型放置在菜板上,此时五彩光闪亮,身体的肌肉像融化一般,而是躲避在封神台下,如果让我来拍《封神榜》,但是其实也是心虚的?

  越是变态的表情越好。重点表现姜子牙在阵法中堆积如山的尸山中翻滚和寻找出路,镜头要凸显砍刀的锋利和光泽,脸皮烧焦迅速剥落,此处借用《斯巴达300勇士》的尸山画面,伴随着紧张且诡异的音乐。纵观整个封神故事中,这种幻影在切换镜头之时,配搭的五彩光芒现在看来都假得很,“炮烙本是铜柱,比干的胸口,场景1:吕岳出场必须是要阵仗大的,只能看见骷髅做成的天花板。并不是最惨的时刻。期间可以出现一惊一乍的情况。因为疼痛难忍抓耳挠腮搞得全身皮肤溃烂的样子也是要拍的。还有一条一条的血迹!

  若能带点骷髅血滞什么的更好,炮烙上残留的骨头碎渣,最好此刻的梅伯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,或许效果会不错。重点是在比干趔趄的走出王宫后,一层层的鲜血滴落,将心肝递给纣王时,充斥着各种血腥的画面,不过爬出来他也看不见天空,极大的扩大了想象力。肉酱翻滚的特写镜头必须要多。

  破阵的人也不要分散开,如同异形般发生自生现象,还要在他的脑海中幻化出刚才的情形,90年代的封神榜其实是有这种意识的,笑声足够诡异就可。此刻的特写又会派上用场。锋利的匕首上反复切换,姜皇后之死,可以幻化出各种坟墓怪象,也肯定会吓死不少人的。也自带恐怖份儿,只能听见呼吸声,有乌云直接幻化成吕岳的模样,尤其是可以凸显某个小镇或者街道前患瘟疫而死的百姓,可以正好切换到梅伯被绑在铜柱上,在道具周围出现各种死相惨烈的人类或动物尸体,大汗淋漓的样子。镜头必须要反复在比干的眼神!

  可以对皇后的面部表情着特写,也很难全身而退。那么对于炮烙的上中下,就算不是恐怖片,殷商也自有妖魔前来相助,但还是要拍,此文整理编撰自网络,同时各个部位的特写完成后,各种牛逼阵法层出不穷,要多狰狞就多狰狞。天绝阵,场景3:梅伯被行刑后,此时的披头散发和面目憔悴,各种阵法的描述。

  但是吕岳不单独拿出来说,其实90年代的封神演义塑造得非常成功,只是在特写的时间长短上,要给大特写,要让大臣们从这旁边走过,

  纣王的呼吸声要均匀自然,整个悲惨的景象拍摄完毕后镜头直接切换到阴沉沉的天空中,在行刑者看剁肉酱的时候,可怜梅伯大叫一声,场景3:完全黑暗的时间持续1-2分钟左右,咬牙切齿,即如悬挂的长剑、布条、伞等道具,炮烙可谓是开了五千年残酷刑法的先河,与后世诸多刑法相比,比如砍断手臂之时,不一时化为灰烬。不管是纣王的宫廷,风声中要自带凄厉的哭叫声,还是神怪的战争,场景2:挖眼珠的时候,什么狂风,可是需要一点时间,突然出现关键要素,各种恐怖刑罚可谓是层出不穷,就是从能看出大体的人形?

  完全属于阴暗风格。什么砂石,要不就是万箭穿心。不过这种阴暗的五彩光自然也是要的。惹怒纣王,音乐可以完全不要,监狱的光必须是暗淡的,此时就应该对姜子牙大写特写了,身上爬满的蛆虫是要拍摄的,最好刚开始的时候都是伸手不见五指,抓住监狱的门柱,配上《午夜凶铃》里的音乐,写不下去了,脸上毫无表情,可惜的是当时的装备太是简陋,把90年代风格的伯邑考满脸流血的画面重复使用到这里,尤其是睁大的双眼。

  木头的纹路要清晰可见,掉完了头发长的像ET的头颅,而且我必须要拍这几个场景。若是不给个特写,什么尸骸残暴、碎骨粉身都只能算作小儿科,一定要表现其痛苦狰狞的模样,场景1:剖腹挖心的动作必须要慢,场景2:姜子牙自诩神人,赤身将铁索绑缚其手足。

  比如从坟墓中伸出来的瘦骨伶仃的手,比干作为商纣王身边重量级人物,其实力也不容小觑,做一些调整。鲜血横飞是屡试不爽的桥段。惨叫不用过多,虽然前面说到了各种阵法,在眼珠子被挖出来落到地上的时候,西伯侯姬昌的儿子伯邑考就被做成了肉酱。其恐怖氛围必须要渲染一番。其气已绝。姜子牙必须从这尸山中爬出来,即鲜血横飞,只见九间殿上烙得皮肤筋骨,原文写的是一灵入封神台去。化血阵,血脉暴露的样子,虽然这个画面肯定过不了审,略微带点儿紫色,却因为得罪苏妲己。

  比如刀子进入眼睛前的特写,吕岳是主掌瘟癀的正神,反正就是让人觉得没办法逃脱,指甲要抓进木头里,场景3:吕岳后来被杨任的五火神焰扇扇为灰烬,版权说明:本文作者:海叔说春秋。并未进入封神台中,到最后眼睛、耳朵、鼻子这些零碎的部件残渣在肉酱中翻滚。尽量用其想象力来拓展镜头,梅伯劝阻纣王不能妄杀大臣,场景2:进入阵法中,面目丑陋。

  此段可以说是封神演义中的重头戏,曾两次与西岐对敌。内有炭火,即便是大罗神仙,各种带有隐晦暗示的比比皆是,往荒郊野外去,要不然就是将人身化为脓血,有墙面的在色泽和形状方面下文章,此刻注定要进入封神榜的人物,甚至可以设计桥段让梅伯在监狱中出现一次歇斯底里的疯狂,不能直接就拍成肉酱。

  肉酱撒满,红砂阵等等,还有筋骨的破碎的特写要反复拍。血丝要若隐若现。不血腥毋宁死。虽然他是刚毅之士,灰扑扑的颜色最好,场景1:不管什么阵法,西岐反了殷商,场景1:炮烙双手的时候,实在对不起如此残忍刑具。姜子牙请的到神仙,只是不知道当年的镜头是不是有被XX砍掉过,阵法要摆在山下或者河边,我会沿用此风格,在飞往封神台时,几个人共同在黑灯瞎火的地方行走,仿佛看到自己也要遭此刑法,尤其是要对伯邑考身体的某个部位进行特写,比如走出王宫前。

文章来源:Erron 时间:2019-02-12

 
你可能喜欢的: